The-Good-Wife  

我很喜歡看律政劇,從早期的 The Practice, Ally Mcbeal,後來的 Boston Legal,到現在線上正上演的 Suits 還有這部 The Good Wife. (當然還有其他的,族繁不及備載)

美國影集是很神奇的東西,每星期一集,每集看似牽連,但又單獨有著故事及主軸,這麼多年來,我還是樂此不疲的追看著。

The Good Wife 不只是律政,因為主角丈夫 Peter的身分,所以裡頭也有大量政治,法律部分並不是百分百的深入,通常案子都是一集結束,不似 The Practice 會花上好幾集去描寫一個案例中的法律意見及法庭技巧,不過The Good Wife 在人物的串連上,卻是很有趣,第五季了,沒有變成無趣,十分推薦去看。

無意間看見一篇評論,讓我心有所感,文章是從 *人人影視* 轉載,純粹做分享之用。

 

我十分喜歡作者下的標題,還有副標。 

*同舟何必共濟?*

*你可曾記得我們曾經約定一起工作,直到喪失樂趣或無利可圖?*

 

如果有從第一季看的朋友,一定可以清楚的知道,Will 和 Diane 似乎是最完美的拍檔,一起成立事務所,一起面對所有的困難,很多時候,妳都會被他們之間的情誼感動,真的認定那是一輩子的朋友,但原來,人只可以共患難,無法共享福嗎?

一時想不起最近在哪一部影集裡看到這樣的對話*我們不是朋友,我們只是一起工作而已*,讓我想起 House M.D. 裡也曾經出現過一樣的對話,相似的讓人打了個寒顫。

到底,同事間的關係是什麼?一個你每天超過一半時間都和他相處的人,看到同事可能比看到另一半的時間都多,一個互相仰賴,更多時候必須互相協助的夥伴,究竟是什麼關係?

We are not friends. We just work together!

再看到 The Good Wife 裡面的情境,That was the deal from the beginning, remember? We work together until it's not fun or profitable anymore.

 

這一生,人,究竟為了追求什麼?又可以捨棄什麼?

 

********************************************

【轉載】~

【劇評】《同舟何必共濟》--傲骨賢妻S05E03劇評

palfeline 原創發表於 2013-10-19 12:21:42

 

你可曾記得我們約定一起工作,直到喪失樂趣或無利可圖。----題記


倏忽傲骨賢妻已經第五季了,還記得追到第三季彼得任州檢察官時有個後知後覺的孩子在貼吧說他剛剛看了十多集第一季,感覺彼得在監獄裡後來會很牛叉,然後被大家笑,說你趕緊看到第三季就知道了。如今彼得已經榮升州長,我也不再是當年熄燈後手捧mp4在幽暗的藍光中執著追著第一季的單純小女生,這些年來一直把A姐視作偶像一般膜拜,經歷過那些人生最黑暗的時光,相信美好永遠在未來安靜等待著。 

這一集的案子是鮮少見的代孕和終止妊娠案,被查查網那位眼熟的客串技術男轟炸了N集之後,終於見到了一個中國大陸不合法所以很少接觸到的案子,大學女生為中年夫婦代孕,因為羊水穿刺檢查胎兒可能患有13三體綜合征(最初以為是21三體綜合征後來去查了下百科Patau三體綜合征也就是13三體綜合征是比21三體也就是唐氏三體更恐怖的一種染色體異常疾病)而被要求終止妊娠,雖然只是作為不直接提供精子卵子的代孕母體,但是她對孩子的生命有著最直接的感知,珍惜這個生命以至於拒絕引產被告上法庭。非常有意思的是那對要求服務的中年夫婦,在得知胎兒病情並要求代孕母親墮胎時,無論是會全額付出各種費用,還是去陪伴這年輕的少女走上那孤獨的手術臺,他們所表現出的天父般的悲憫仁慈簡直像真的一樣,然而得知她決定將這個已經被判了死刑的孩子帶到世界上來,中產階級的偽善假面被無情撕開,寧願將這個無辜生命扼殺在無邊黑夜裡也不願將他帶到人世得見幾日光明,僅僅因為數年前他們有過一個存活了6個月卻接收了5次手術的不幸兒子。 

我不太理解美帝對於生命的定義還有墮胎權的判定,雖然在天朝代孕是明令禁止的,但是各種形式的墮胎完全合法,記得曾經在一本描述美國法律進步史的案例書中見過對於此類案件的處理,在過去美國的部分州墮胎是非法的,所以意外懷孕的女性只能選擇到合法墮胎的州去做手術或者聯繫地下的黑診所,無端想起張愛玲在《小團圓》中描述的九莉墮胎一幕,黑診所充滿警戒的醫生,落後的藥線(不太明白是種什麼東西或者設備,應該是十九世紀末出現在清末的藥物,《歇浦潮》中奪人性命的殺器),無奈放棄的心情,還有那若有若無的淡漠無情,至今讀來仍讓人渾身發冷。在佛法中,墮胎即殺生,是極其罪孽深重的惡業,造業的父母需要終生誠心念誦往生咒地藏菩薩本願經為這無法順利投胎的靈魂祈福。而基於人世間最基本的倫理,即使只有15%的生存機會,也不能剝奪一個生命繼續存活的權利。案子本身並沒有太多值得推敲的內容,最後依舊通過萬能的調查員二人組K姐和羅賓暗中調查弄到對方醫生的筆記搞定,代孕母親勝訴。 

超越這個案子本身的是律所撲朔迷離的人事關係,一邊是CaryA姐還有一堆四年律師的暗中策劃離職,另一邊是戴安為了贏得首席大法官之位對媒體出賣了威爾偷竊45K的消息。當戴安遲疑著走進威爾的辦公室,聽這個無論何時都強勢到極點的女強人用低沉而充滿歉意的語氣磕磕巴巴向威爾解釋她為何要在採訪中說出這些話,我無比期待威爾能像對待A姐一樣原諒他二十年來同舟共濟的搭檔,我原以為他會有一個微笑,甚至一個擁抱。然後一切都沒有,他眼神冷峻,面無表情,沒有多說一句話,立刻起身拋下身後呆立的戴安大步流星走出辦公室。 

沒錯,一切都是註定,第二集中戴安還為了維護威爾與伊萊爭吵,直到伊萊警告她如果不在採訪中明確表明對威爾的立場就會失去首席大法官之位,對於這位把工作視為第一位的女王,孰輕孰重不言而喻。如果伊萊那個電話能早十分鐘打過來就好了,如果她再堅持一次不對媒體改口就好了,如果。。。可是哪裡有這麼多如果,多年同甘共苦的搭檔一瞬間魚死網破,如果說戴安的自白只是預防針,記者打給威爾的電話無異是導火索,威爾一方面要求K姐在戴安過去處理過的案子中找尋各種可以作為呈堂證供的破綻,另一方面集合合夥人以期以一個低廉的價格擠走戴安,包括A姐。事實上,第一季裡我認為戴安對A姐存有明顯的敵意和蔑視,尤其是那句“你要清楚你自己現在的身份”,如果我是A姐,當時又是走關係進了律所,真是難堪到想找條地縫鑽進去,然而隨著彼得在政界如今一手遮天,和戴安又存在著明顯的利益關係,戴安對A姐的關係應該說很微妙,既有上司對下屬應有的做作威嚴,又有一種暗中討好的妥協和諂媚。A姐作為蓮花一般聖潔的女主,對戴安的感情無疑是尊重和支持,然而考慮到威爾,與她曾經同床共枕的威爾,她的感情天平卻又難以平衡。 

本集最終的3分鐘節奏緩慢卻超級虐心,威爾以職位的提升拉攏暗中跳槽的A姐,又有意無意在她面前顯示出對昨日搭檔戴安的冷酷無情,戴安一定是察覺到威爾背後所做的一切,她說出那句“我為這裡賣命,全心全意”的一刻,我眼淚都要掉下來,更比威爾在之前那句“這與錢無關,與你我有關,你想要我怎樣?”直擊我心,律所即將破產大批裁員沒有擊敗這對搭檔,停業半年差點被吊銷執照沒有讓他們退卻,反而是太平歲月本應一切安好,他們卻走到了盡頭,果然是只能共苦不能同甘嗎?然而我還抱著最後一絲美好的幻想,直到威爾對戴安冷嘲熱諷說“你想要多少感激,法官大人?”,我知道那僅存的肥皂泡也已經破了,炫目陽光下只剩了滿地橫流的污水。 

“你可曾記得我們約定一起工作,直到喪失樂趣或無利可圖?”這句話我私心修改了翻譯,原話是這樣的“That was the deal from the beginning, Diane, remember? We work together until it's not fun or profitable anymore.多年無言的辛酸苦楚,就此一筆帶過,工作搭檔的分手,原來遠比情侶分開更讓人肝腸寸斷。與子同舟,本想共濟,卻無奈你要往東我卻想往西,最終的報價仍然未出結果,本以為劇情到此戛然而止,卻出現了驚人的另一幕,A姐剛剛長籲一口氣,就聽到威爾說出那句“她會回心轉意的,她知道自己不能帶著合同糾紛宣誓就職。”也許那一刻,她內心終於做出了決定,什麼無懈可擊的完美搭檔,什麼光明美好的虛構前景,都比不過眼前這醜陋的一幕,人的劣根性在這一刻暴露無遺,為了追逐金錢和權力,什麼都可以去傷害去放棄。 

於是她對Cary說:“我們這周就得走。” 

我無法想像那一刻她為什麼會選擇相信Cary更甚於威爾,當然也無法想像從第一季堅決走過來的AW黨如我現在覺得AP也很好,就如片名The Good Wife,她是彼得的好老婆,永遠都是,威爾是能拉她走出痛苦深淵的繩索,彼得卻是那唯一一只能帶她遠走高飛的鳥。 

P.S. 
1.篇名本想寫作《同舟未必共濟》,然而寫到一半卻想到同舟共渡已經是修得了十年的緣分,又何必強求一定要撐起那破舊的傘為彼此遮擋風雨?於是改為《同舟何必共濟》,一字之差,卻覺得已經有了不同的意義。 
2.關於Patau三體綜合征,有興趣的可以去搜搜看,科學方面認為,主要的病因是母親方面的高齡妊娠,代孕或許可以拯救那顆貧瘠的子宮,卻無以修復早已衰老的卵子,是科技的悲哀,亦是人性的無奈。

 

Posted by 妮子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